建站百科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建站百科
百万“00后”淘宝创业,有人一年卖了1.5亿元
发布日期:2022-11-20 阅读次数:3 字体大小:

来源:中国企业家

凌晨2点,杜辰曦依然没有一丝睡意,看着电脑上仍在滚动的销售数字,她终于松了口气。

杜辰曦是一位“00后”淘宝店主。别看她年纪小,入淘已有五年,今年是她的第五个“天猫双11”。她经营的店铺“告白气球家”,在今年“双11”启动第一天,交易额就创了新高,冲到了店铺日常销售额的10倍。

杜辰曦只是淘宝百万“00后”创业者中的一员。

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,2000年~2004年,每年出生人口平均在1600万左右,照此计算,目前已成年的“00后”大概8000万。而淘宝的数据显示,目前平台上“00后”创业者已接近100万,这意味着,每80个年满18岁的“00后”,就有1个在淘宝创业。

如果把淘宝看成一汪大湖,最先在湖里扎根和长出来的,其实都是“矮个子”——中小微企业,他们就像湖面下的鱼虾。但随着“矮个子”长成大高个,变成头部品牌和大企业,也就成为了湖面上的一只只“天鹅”。

每年“天猫双11”,外界更多关注的是“天鹅舞”。今年,《中国企业家》把镜头放到湖面下,去看一看水面下的鱼虾——初出茅庐的“00后”商家。我们发现,水面下的生命力原来那么旺盛:“天猫双11”第一波售卖期,淘宝“00后”商家的整体交易额同比去年增长了23.7%。而“天猫双11”也成为展示“零淘一代”创业思路、经营方式和商业模式的放大镜和检验场。

“00后”为何选择“入淘”创业?他们如何在淘宝上扎根、生长?这些最大年龄仅有22岁的年轻人,究竟能否做好一场生意?《中国企业家》近期与7位在淘宝创业的“00后”聊了聊。

他们当中,有的因为兴趣而创业;也有特种兵在退伍后选择“入淘”,回到了“战斗”的状态;有的从什么都不懂的“小白”,自己摸索成为头部商家;还有的则是“创二代”,帮家里的生意触网运营,翻倍增长。

启动创业,其实没那么难

罗思怡犹记,是一张火车票点燃了她创业的念头。

2020年大专毕业后,罗思怡入职一家电商公司全职做淘宝模特。模特的日子并不如想象中风光,忙起来的时候没日没夜在拍款,但一个月工资却只有8000块钱。

去年“五一”假期,许久没休假的罗思怡想回趟老家,但回家的往返车票需要五六百块钱。她思来想去,还是没舍得买票。

躺在合租房里,罗思怡望着天花板,不甘心地问自己:“难道我要一直过这种生活?”“干脆创业吧!”在情绪的推动下,罗思怡果断辞职,隔月就开了一家淘宝店。

揣着工作一年攒下来的5万块钱,罗思怡去档口拿货,自己兼任模特、运营、客服,让男朋友当摄影师,店铺就这么做了起来。

在淘宝创业的“00后”,一个共同特点是敢想、敢干,也不怕失败。

和罗思怡一样,罗鑫也是替人打工后决定创业开淘宝店的。不一样的是,罗鑫是科班出身,他学的就是电子商务,而且从初中开始就一直在线上做生意。

读大专时,一位老师说的话让罗鑫记忆犹新:“你们电子商务这个专业,出去都是当客服的,没什么用。”罗鑫心底并不服气。他从初三就尝试在学校做微商,卖过衣服、卖过鞋子、卖过手机和手表,一直到高中都没和家里伸手要过钱。

后来随着直播崛起,微商没落,罗鑫的小生意虽然也跟着告一段落,但他积累了比同龄人更丰富的电商实战经验。

今年大专毕业后,罗鑫先是找到一份推销员的工作。工作十分枯燥,工资只有三四千,每个月都过得紧巴巴。干了一段时间,罗鑫就辞职了,但一直也没找到称心的工作,只能陆陆续续做一些兼职。

“不如干回老本行。”罗鑫想。他揣着生活费只身一人跑到广州,去观察朋友的淘宝店是如何运营的。朋友做的是幸福树、天堂鸟等大型植物,店铺链接不多,但每个月利润还行,“起码比打工挣得多”。

决定创业以后,罗鑫花了几天时间去跑档口,把货源、物流都摸清楚后,做了一个链接,淘宝店就运营了起来。

创业的这几个月,罗鑫做了几个店铺,每个店铺都是单一的植物链接,销量好的时候每个月销售额能做到3万元。“先趁‘双11’把新链接做起来,一天比一天做得好就行。”罗鑫很看重他的第一个“双11”。

事实上,成立近20年,淘宝一向是中小微创业者的主场。如今“零淘一代”登上时代舞台,淘宝也希望能够有更多的“00后”创业者被发现、被看见、被扶持,在淘宝天猫创业、成长、收获。

3000元撬动一份自己的事业

2019年,刚入读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创业班的雷城航,问家里要了3000元,在学校的支持下开了淘宝店,主营幼教产品,包括教具、玩具等,由学校的项目组承担货源、仓库和打包发货。

创业初期很艰难,项目组人手不够,雷城航只能和几个学长一起住在仓库,每天早上七八点醒来就开始打包,一直打包到凌晨,草草找块地方打地铺睡觉。第一年,雷城航的利润总共才1万元。

第二年,在经历了3月份和9月份的教育产品旺季后,依靠自然流量积累,雷城航的店铺做出了几款爆品,一年的交易额达到60多万。赚了钱,雷城航的胆子也逐渐变大,开始大量投入推广成本,给店铺引流。

“3000块钱在线下租一个月店面可能都不够,但在淘宝却能撬动一份自己的事业。”雷城航感慨,年轻人在淘宝创业的最大优势就是启动成本低。现在,他的淘宝店铺每月交易额在8万~10万元左右。

相比雷城航3000块的启动资金,黄瑞涛几乎是零成本创业。

由于父母也在做生意,黄瑞涛自小家境就不错,但父母考虑到他还在读大学,所以零花钱控制得十分严格。为了赚点零花钱,黄瑞涛找到姐姐黄丽珊商量,想开个淘宝店,顺便锻炼一下商业头脑。

因为没有多少启动资金,黄瑞涛希望成本越低越好。去年3月,淘宝开放免费开店,连1000元的押金都不需要,黄瑞涛一头就扎了进去。决定做潮流饰品后,他又去1688上找能够一件代发的工厂货源,进货压力也大大减轻。

黄瑞涛一边上课,一边做选款、上新、客服等,姐姐在工作之余,也会帮黄瑞涛运营店铺,母亲有时也会帮忙打包发货。一个小商业体就这么运行起来。

去年“天猫双11”店铺爆发增长后,赚到第一桶金的黄瑞涛,逐渐摸索到一些押中爆款的逻辑,比如,他会提前测款,在一款首饰有走红趋势但其他店铺还未上新时,快速去1688找工厂闪电定制,利用效率来捕捉爆款。

黄瑞涛父母做的是传统的实体生意,认为进货就是要亲自跑工厂、看实体货源,再决定是否批量进货。去1688上用极低价格找工厂一件代发、闪电定制,在他们看来不可思议。

“父母那一代人做生意靠人与人去交流。比如我母亲经营服装店,来顾客了,她会先聊一会儿天,看看顾客是什么性格,再决定怎么给她推销衣服。但我们这一代靠网络交流,根本不知道对面是谁,而且年轻人上网购物目的性很强,哪家店服务的效率高、产品质量好,他可能就会选择在哪家店下单。”黄丽珊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原本只是想赚点零花钱,没想到店铺越做越好,黄瑞涛现在一年净收入就达到20多万元。一些过去只把他的生意当作“小孩子过家家”的长辈,也来向他讨教如何做线上生意。母亲也开始筹备淘宝店,想把线下服装店拓展到线上。

和淘宝同龄的互联网原住民

“可能就是运气比较好吧。”这句话,从很多“00后”们的嘴里说出来。也许他们没意识到,这种所谓的运气背后,其实有一种区别于“80后”“90后”的代际优势,那就是他们是淘宝的同龄人,尤其对内容种草有着天然的敏感度。

“当时没想太多,也不太懂运营、售后、发货,只觉得我喜欢穿搭,喜欢做服装这件事,就一定能做好。”罗思怡回忆。

2021年,穿搭博主盛行,喜欢穿搭的罗思怡试着发了几篇笔记,数据竟然还不错。一件爆款的开衫,在内容平台上获得了5万点赞、100多万的播放。她店铺的增长也要归功于这件意外成为爆款的开衫。

去年“天猫双11”前夕,这款开衫走红后,大量流量涌入她的淘宝店,日销量达到了1000件。爆款带来的效应在“双11”达到高潮,仅“双11”当天,罗思怡的淘宝店销售额就有80多万,是往常整月销售额的好几倍。

罗思怡认为这一切“都是运气”。但其实包括她在内的“00后”,在内容种草上似乎有天赋,而这种天赋来自于“互联网原住民”的优势。

杜辰曦一开始做淘宝也只是因为兴趣。她从15岁就开始接触Lolita。彼时,国内的Lolita市场几乎是空白,更别提国牌。当时才17岁的杜辰曦由此萌生了要把爱好变成事业的想法。启动资金虽然只有一两万,但足够在淘宝创业了。

“我们走的是预约制,比如一个产品我做一件样衣,拍图后在微博开启预约团,满100件成团,买家付完定金,我们再去做货。这样现金流不会有太大压力,也不会有库存积压的烦恼。”杜辰曦道出了自己的经营模式。目前,“告白气球家”有49万粉丝,都是精准垂直受众。

杜辰曦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:“告白气球家”的销量高峰也是一条短视频带来的。

创业前几个月,“告白气球家”的月销一直只是几十件。但在一个网红穿了“告白气球家”的lo裙视频爆红后,连续几个月,店铺月销都在5000件左右,“告白气球家”也马上跃升至淘宝同类目的TOP商家。

从小触网,长期浸润于社交平台,“00后”创业者对消费趋势的反应也异常灵敏。

2020年,高中毕业后吴道强没考上大学,拿着高中文凭几乎找不到工作。他的哥哥在广东开家具公司,2015年还在淘宝开了一家实木家具馆。吴道强决定去投奔哥哥,学习如何做生意。

起初,吴道强只是在工厂打杂,搬货、打单、下单。身高一米八,体重100斤出头的他,经常要搬比自己还重的家具。后来,吴道强跟着有经验的前辈学习淘宝运营,对淘宝运营越来越熟练,哥哥便把淘宝运营团队全权交给了他。

接手淘宝店后不久,吴道强推的一款家具就爆了,成交率、点击率、询单率、转化率、加购收藏的数据都非常亮眼,仅那个爆款就卖了500万元。此后,店铺的成交额逐渐水涨船高。目前,这家实木家具店铺的年销售额达到了1.5个亿,比吴道强接手前翻了一倍,在淘宝家具类目中排到了第八名。

“只是运气比较好吧。”吴道强坦诚说道,“也可能是时间的积累。”他也没有意识到,他总提到的产品优化,就是他所谓的“运气”。

在接手淘宝店后,吴道强重点优化了产品的款式。面向30~55岁人群,他去各大平台认真研究这个消费群体的喜好,做出样品后,放到淘宝直通车去测款,这样就能够很快找到趋势,让工厂去定做,大大提高了押中爆款的几率。

哥哥白手起家,在吴道强心里就是成功人士的代表。当初,他投奔哥哥时,一路上都忐忑不安,怕自己做不好,也怕得不到哥哥的认可。

“你哥哥现在对你的评价如何?”听到这个问题,吴道强明显兴奋起来:“我哥对我的评价非常高。他说,小伙子,前途不可限量啊!”吴道强的目标,是要将店铺的年销售额做到3亿。

利用时代给予的机会

相比“80后”“90后”创业者,“00后”创业者的代际特征更为明显:他们都选择“低成本、轻创业”模式,有的人甚至启动资金为零;对消费趋势反应灵敏,擅长内容种草和短视频营销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更懂得利用时代给予的机会。

2000年出生的何宇迪是一名退伍军人。他的父母开了一家鱼线工厂,给品牌做代工,产品卖到了十几个国家。后来工厂也开始生产自有品牌的产品,销售渠道以线下实体店为主。

2019年,何宇迪的父母开了一家天猫店,同时入驻了1688,尝试线上零售和批发,希望对线下销售渠道做补充。但由于线下生意太好,线上店铺长期处在闲置状态。一年后,何宇迪退伍,进入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学习,并参与到家里的生意中。

但父母让何宇迪接手工厂后,两代人在企业经营上有了分歧:父母坚持认为工厂的生意要放到线下,走国外市场;何宇迪却认为,生意要搬到线上,主打国内市场。最后的妥协是,何宇迪先在线上练练手。

何宇迪首先面临的选择是把哪个平台作为主阵地。他看来看去选择了入淘,把天猫店捡起来好好经营,他认为:“天猫对商家十分友好和公平,对小卖家不霸道,处理纠纷时不偏不倚,不滥罚商家。”

如今,何宇迪正在读大三,经营着一家名叫卡蒂莱旗舰店的天猫店铺,主要销售垂钓类产品,店铺月销售额一度超过20万元。他个人因此获得了学校专门为退伍创业学生设立的“戎耀奖学金”。

“做什么事都要先有目标和计划,这是部队教给我的。”今年是何宇迪第一次参加“天猫双11”。9月底报名后,他就进入了“备战”状态,上1688找源头工厂拿货,这些工厂具备轻定制和一件代发的能力。

何宇迪觉得,他在“天猫双11”中找回了“战斗”的状态。淘宝数据显示,早在2020年就有超过1万名退伍军人在淘宝创业,其中不少店铺年交易额破百万元。

在淘宝找到“战斗”状态的还有汪恩超。

2001年出生的汪恩超是安徽人,说话语速极快,给人果断、老练的印象。今年,他创办1年半的1688店和3个月的淘宝店,在“天猫双11”开场半天就卖了40多万元,发出超过5千单,相当于平时的10倍。

其中,淘宝店的主要销量来自为网红定制专款,定制订单占到80%。别人接不了这些单子他能,因为他有1688店铺,总能找到有能力做轻定制的源头工厂。

2021年4月,汪恩超的1688店铺开张。今年3月,他把在1688赚到的100万元,用20万元买了辆车,剩下的80万元“入淘”创业,注册了淘宝店“超元鞋业”,并建了家工厂。

事实上,“入淘”之前汪恩超先观察了近半年。今年8月,他的1688店铺月销达到150万元,很多从他这里拿货的淘宝新商家都发展起来了。他决定,正式运营淘宝店。

“这半年里,别的平台我都试了一遍,发现坑太大、太深,商家站不稳。要么卖低端货,要么卖高端品牌仿制假冒货,要么平台规则太复杂。我不想进入这个圈子,卖了一阵子就撤了。”汪恩超的淘宝店起量很快,到9月就实现了盈利。

其实,从16岁主动休学为家里增加收入开始,汪恩超干过各种苦活累活。在一家电商公司帮一个客户在1688开店,并很快将店铺月销售额从零做到破百万元后,他找到自己最擅长也最富有“战斗”激情的工作。他经常说:“只要敢想敢冲敢放大,总能做出来,失败了就从头再来。”

包括汪恩超、何宇迪等在内,《中国企业家》采访的“零淘一代”,之所以选择淘宝作为创业第一阵地,除了淘宝创业门槛低,还有一个重要原因:淘宝天猫依然是国内第一消费入口。

最新数据显示,淘宝和天猫在国内的购买用户已超过10亿。在截至2022年6月30日的12个月里,超过1.23亿消费者在淘宝天猫年度消费超过1万元。

阿里将淘宝天猫、1688等国内电商业务整合后,更有利于促进消费互联网与中国各个产业带的高效连通。如今,淘宝不仅仅是交易平台,某种意义上来说,淘宝就是实体经济,也是国内最大的零售市场主体。

“00后”创业者在淘宝创业害怕失败吗?受访的创业者们几乎都摇了摇头:“一点也不怕。”他们独立有主见,懂得利用时代给予的机会,敢闯敢干,不惧怕失败,这是“零淘一代”最独特的烙印。文|《中国企业家》记者 邓双琳